出轨的妻子

当清晨再次来临的时候,大街上看不出一丝的异样,只是在一个大酒楼中此时有点热闹,只见许多人众星拱月的围绕着一个女子,女子脸上戴着纱巾看不到真正的面貌,但是性感的身材却引人无限遐想。 ()

“姑娘请这边请。”一个店小二模样的人引领者这位姑娘向着楼上走去,一路上不住的引起人们的观察,这个女子到底是谁?昨日说一个叫常云婷的女子将会来到这里,看着这个架势好像就是这个女子没错了。

众人议论纷纷:“哎,你说这个女子是不是就是外部刘大人的未婚妻常云婷啊?”

“看着样子像是,你看看这个架势也就是她有这样的架势,听说刘大人为了这个女子可是费劲了心思啊!”

“你不想活了?在这里议论刘大人,要是被其他人听到了,不知道又要治你什么罪了。”

“哎,我错了,我错了,你看这个女子旁边那个人不就是刘府的丫鬟小月么?”

“没错,就是她,她可是刘大人罪宠爱的丫鬟,要是身份在高贵一点啊,估计早就当上刘府的少奶奶了!”

“不说话你会死啊!……”

听着众人议论纷纷,一旁的刘勇苦笑了一下,对着旁边同样乔装打扮的夏鸿渊说道:“你看,怎么外部的人这么议论咱们呢?”简直就是无中生有的事情,看来外面的谣言还是真厉害啊。

夏鸿渊道:“哎,咱们外部在京城的外围,地势过于偏僻,人们根本就不知道咱们的具体情况,有些事情都是以讹传讹出来的!”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以后一定要多注意一下这方面的事情。”

“知道了公子!”夏鸿渊附和道,“公子你说那个暗夜留香真的敢来么?”

“五成的把握。”

“那要是他不来了呢?”

“到时候再说。”

“……”

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刘勇看着不断攒动的人群,眼睛不断的来回扫射,希望找打一个可疑的人物,可是直到现在,一切都很正常。

“公子,星灵小姐已经进到房间中去了。”夏鸿渊在一旁提醒道。

“嗯,我估计这个暗夜留香现在不来,一会儿肯定会来。”刘勇这次让人假扮常云婷的是星灵,一来星灵的身形和常云婷差不多,二来星灵学过几招能够用来自保一下。就算是暗夜留香不相信自己散步的谣言也会来这里一探虚实,可是直到现在竟然一点的动静都没有,这说明暗夜留香正在酝酿一个大的阴谋,只是刘勇还不知道这个阴谋到底是什么。

“所有的地方都检查过了么?”为了顺利的抓住暗夜留香,这次外部可谓精锐尽出,就是为了一击必杀擒住暗夜留香,另一方面为了常云婷的安全,这个准备也是马虎不得的。

“放心吧公子,只要他暗夜留香敢来就让他插翅难飞,只是我们不知道暗夜留香的真正面目,到时候要是抓错了怎么办?”

“现在是宁可错抓也不能放过,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机会了,要是还救不出常姑娘的话,那就麻烦了!”现在刘勇的心中也没有底,这次看来这能赌运气了,不过刘勇很相信自己,因为他的运气一直不错。

而在此时离刘勇不足百米的一个小小客栈中两个人正在交谈,其中一个人就是常云婷:“我说都这个时候了,你难道还不去么?”

暗夜留香不慌不忙,坐在椅子上道:“着什么急啊,要是这么容易就上套了,那我的名声不久臭了嘛,你让我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常云婷听暗夜留香这么说甚是无语:“什么叫名声臭了,你一个盗贼还有什么好名声啊。”

“哎……这个名声和职业无关,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就是盗贼中的王者,盗亦有道,这名声好着呢!”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去?”

暗夜留香终于站起身子:“就知道你会着急,好吧看着你的面子上,我就失败一次吧,这个荣誉上和精神上的损失,有机会你一定要补偿我啊。”

“哎呀,直到了,怎么这么多事啊。”

……

“哎,你这是干什么?”看着暗夜留香从床底拿出一根绳子,然后向着自己走来,常云婷顿时慌了手脚。

“我不绑住你,他们不久直到了咱们两个的关系了么?”暗夜留香有些郁闷的说道。

常云婷想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好吧,不过你要绑松一点啊,要不很疼的。”

“放心吧,这么多事!”然后暗夜留香就对着常云婷五花大绑起来。

“这是很简单的绑?”看着自己被弄的跟个粽子似的,常云婷皱着眉头道。

暗夜留香拍拍手:“哎,我做事一向一丝不苟!”

“不够意思!”常云婷在一旁小声嘀咕道。

这个声音显然是被暗夜留香听到了,好似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怎么老是觉得好像少点什么东西呢?”暗夜留香说着围着常云婷就转起圈来。

“还缺少东西?缺少什么?”常云婷疑惑道。

“对了!”暗夜留香一拍脑袋,“你还缺这个!”只见暗夜留香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一块抹布,看样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洗过了。“

看到这个东西,常云婷顿时花容失色:“你……你不是说真的吧?”这么一块东西,想也是用来封住常云婷的嘴的啊。

“开玩笑?我从来不开玩笑的,这当然是真的了。”说着暗夜留香就向着常云婷走来。

“你……你太过分了啊……”常云婷现在全身被绑住,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力气。

“呜呜!……”常云婷重要还是被堵上了嘴。

暗夜留香看着自己的杰作拍拍手道:“好了,一切准备就绪,你就在这里受一下委屈吧,我一定让他们把你就出去,到时候咱们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啊,到时候你可不要再来烦我了啊。”说着暗夜留香就转身向着门外离开。

“呜呜!……”常云婷不住的抗议,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随着门的一开一关,暗夜留香的身影消失在常玉婷的视线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