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肚子灌到极限然后塞住

上官飞扬怒不可遏,此事在他心头盘踞已久,虽然如妃不是什么好人,但是竟然有人可以挑战他的权威,随意处置他的妃子,他岂止是不满?但是他也告知自己,也因为自己羽翼未丰,所以处处受制于人。【 】

如今事情被他掀开来,她竟然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还说是如妃咎由自取,即便咎由自取,有他在,也轮不到她去管。

盛怒之下,他回头对侍卫严令道:“褫夺雪贵妃的称号,马上打入天牢,查问清楚昨晚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不许任何人来说情,违令者同罪论之!”

“是!”两名侍卫上前应道,走到雪瑶面前,还算恭敬地道:“郡主,请跟我们走!”

雪瑶怒道:“你们敢本宫要看看谁敢抓本宫?”她看着上官飞扬,哀哀地道:“表哥,你真的要这么对我么?为了一个外人,你连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都不顾吗?”,

上官飞扬推开她,厌恶地道:“她不是一个外人,她是朕最爱的女人!”没有什么话比这句话更能让雪瑶发疯了,她一直觉得上官飞扬是喜欢希乐的,但是她认为至少自己是比雪瑶重要很多的,但是此刻她亲耳听到他说希乐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她受不了,真的受不了,掩住耳朵,一步步后退,眼泪像掉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歇斯底里地喊道:“不可能,你骗我,我才是你最爱的女人,你不过是受了她的诱惑,对她有点喜爱罢了,但是你最爱的女人,始终是我。是不是?是不是啊?”

“拉下去!”上官飞扬怕自己心软,从小到大,一直视她若亲妹妹,夺位的时候,她利用皇姑姑的影响力硬要入宫为妃,他已经反对了,但是当时皇姑姑说这是唯一条件,他不得已才答应的,入宫之后,处处和宫中的人作对,后宫被她的飞醋扰得永无宁日,,这也算了,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恶毒,对宫女们是残酷不已,动辄打骂,杖罚是常见的事情,什么阴毒的损招都可以想出来整治下人,骂她一次她回去告状,皇姑姑心疼女儿,自然是处处护着。如妃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个例外,而是十分常见、

两名侍卫上前架起雪瑶,雪瑶奋力抵抗,但是她纵然奋力抵抗,又能力是两名侍卫的对手?哭喊着被拖了下去,场面异常凄凉。

常言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即便你贵为郡主贵妃,也一样。

经过查问,得知雪瑶确实希乐出事的时候去过桂花林,但是没有任何人证证明是她杀希乐的。虽然没有人证,但是上官飞扬知道和她脱离不了关系,几番调查,均没有证据可以入雪瑶的罪,所以,他用一个善妒罪,把雪瑶把贵妃降为才人,并传令回国后三年不得踏出她所居住的宫殿一步。

而后来,又因为虐待宫女,被贬为庶民,赶出宫中,最后疯癫而死。此乃后话了,暂且不提。

穆晋隆进去见过希乐,他跪下来哀求蓝傲救希乐。蓝傲触动,连忙扶起他,“将军,不必如此!”他之前虽然对穆晋隆怀有敌意,但是穆晋隆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也让他十分敬服,加上之前他临终托付,让他照顾希乐,他真的有做到,把希乐保护得很好,相反是他,忘记前尘往事的期间,对她十分差,让他心生愧疚和难过。

如今看着穆晋隆为了希乐为对着他下跪,他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看着希乐,他闭上眼睛,痛苦地摇了摇头!

三年后的靖国!

大街小巷都议论一件事情,那便是一直不愿意成亲的穆晋隆将军,竟然娶亲了。

娶的是谁家的女儿?未曾听过,京城姓罗的人很少见,富商大官更是少之又少,那么,是平凡少女嫁入豪门?

三姨妈六姑姐大姑婆们说起这件事是眉飞色舞,平凡姑娘竟然能嫁入豪门,是不是意味着竹门的少女个个都有飞上枝头的可能了。

若说罗春风嫁入豪门的事情不够代表性,那么说说公主府的侍女可人嫁入皇宫,被封为皇后的事情吧。且说三年前,希乐公主身亡后没多久,可人等侍女便回国了,后来皇帝一直追求可人,甚至为了她废了后宫,这简直就是神经病的行为啊,让世人所不解,三千佳丽都不要,独守一瓢饮,这人生得有多乏味啊?街头巷尾的人都在议论,这皇帝日后肯定得后悔,男人一时冲动做的事情可多了,但是千万不能给女人太重的承诺,否则日后做不得,女人可是要啾啾念一辈子的。一辈子只爱一个女人,闷都闷死了!

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皇帝就是乐呵呵地娶了可人进门,而且貌似两人的婚姻还十分的美满。

至于李章伟统领,也娶了希乐公主身边的侍女依云,年前添了一子,一家三口在京城买了房,有了马车(也算宝马吧),高薪厚职,世人欣羡。

至于惜春,则嫁给了匈国的十九王爷,做了十九王爷的妃子。而今年十九王爷 不知道为什么,糊里糊涂就成了匈国的皇帝,大家都知道他以前是个傻子,短短三年,他从一个傻子变成一个帝君,这不能不说一下关于草根的奋斗史了。

至于匈国的新皇后惜春神医,则名扬天下了,把一个傻子变成皇帝,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无隐楼里,一片喜庆,到处张灯结彩。

作为新娘子的罗春风,就要在这里出门,嫁给京城的名门望族龙门虎将穆晋隆。而加入了无隐楼的罗春风自然是要在这里出嫁了。

柴姐也来了,作为喜娘,她当然要早早地来打点了。

武芊芊也来了,她帮罗春风梳妆打扮,把她打扮得像仙子一般的漂亮。

“皮肤真好,年轻就是好啊!”柴姐用羡慕的口吻说道,在罗春风脸上重重地捏了一把,那皮肤便想要滴出水一般。

罗春风一整天都长大嘴巴呵呵笑着,一点新娘子的矜持都没有,当然啦,她努力了三年,终于让那闷蛋答应了她的求婚,她算是得偿所愿了。

“好了好了,嘴巴该合上了,让人看见,也不怕笑话啊!”武芊芊没好气地道。

“让她高兴吧,今天是值得高兴的!”柴姐交叉着腿坐在罗春风身边,为她把妆容再整理精致。

罗春风憨厚地道:“那是,岂有不让人高兴的道理?下次成亲,我未必有这么高兴了!”

“胡说八道!“柴姐轻轻地在她嘴巴上打了一下,嗔怒道。

罗春风缩缩脖子,娇俏地笑了。

“怎么还不到?”武芊芊左右张望着,“不是说好这个时辰 吗?”

“是啊,都这个点了,再过一个小时,花轿该临门了!”柴姐也道。

“不用担心,他们说回来就回来的!”罗春风挥挥手,一副不担心的样子。

“说谁呢?谁我吗?”门口传来一阵爽朗的声音,不用回头,大家都知道这道声音就是当今的皇后娘娘可人是也。

“虽然很期待你,但是说的不是你!”罗春风笑嘻嘻地道,“说僵尸王呢!”

“还没到吗?我以为我已经是最迟了。果然是最重要的人最迟出场,这厮深韵抢焦点的重要啊!”可人懊恼地道。

门外又传来一道声音,“可人,不见三年,你是皮痒还是怎么滴?”

大家惊喜地看过去,“公主!”

只见阶梯下有一对神仙眷侣,正慢慢地走上石阶,两人穿着土布衣服,仍可见俊逸神态,难掩其风采啊。

镜头回放一下,三年前,蓝傲还是忍不住要咬希乐。但是就在他张嘴触及希乐脖子的时候,希乐忽然睁开了眼睛。

而她所谓昏迷期间,神智是十分清醒的,她最后知道了落尘的用意,他们是要他完全接受僵尸的身份,一旦他下定决心要咬她的时候,意味着他心中很多枷锁已经放下,而早被落尘给予一滴僵尸血的希乐,也可以醒来了。

还有一个人没有交代的是璃月,她成立了乐善堂,是一个民间福利机构,她曾经杀了两名宫女,人命是无法补偿了,所以想多做善事,希望可以减少罪咎。

花轿临门,许多久违的面孔纷纷出现,希乐和太后皇帝难免是一阵悲戚戚,但是所幸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大家终于可团聚了。

(全书完)

~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