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原本乌黑的头发已经完全变成银色,在风中轻轻舞动,张楚握紧了自己的双拳,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觉遍布全身。

元气幻神大乘,神龙变大乘,一转化神大乘,天下谁还能挡我去路。

张楚在心中呐喊,这一刻,他重新唤起新生,一身钢筋铁骨。虽然还不能与地仙境界抗衡,但是张楚可以肯定,从现在开始,地仙以下将无人是他的对手,就算是遇见地仙高手,他也可以全身而退,神龙变第三层可不是说着玩的。

……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九九八十一道天雷被张楚轻而易举的化解,附近那黑压压的人影皆是鸦雀无声。没有人敢打断空中那个恐怖的家伙,虽然这个家伙到现在还赤~身~裸~体的在空中自恋着。

半晌后,还在发呆的张楚突然醒悟了过来,这才发现原来周围还有这么多人正在看着全身光溜溜的他,禁不住老脸一红,赶紧披上了一件黑袍。

“感觉怎么样?”易水寒笑着问道。

张楚一落地,便紧紧的握住了易水寒的手有些羞愧的说:“对不起,我……”

易水寒赶紧用手轻轻捂住了张楚的嘴道:“别说对不起,我不怪你。”

张楚心中暖暖的,一把将易水寒带入怀中,温柔的道:“谢谢你,没有你,我不会这么快就恢复灵智。”说完又轻轻的展开了掌心,在掌心中是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珠。

看着那颗自己流下的眼泪,易水寒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张楚宽阔的肩膀嘤嘤的哭了起来。

“你吓死我了你……”

张楚此刻的感受无法再用语言来形容,只能紧紧的抱住她娇小的身躯,让她纵横驰骋的在自己心上哭一回。

……

四周传来一阵一阵的心碎声,无数人心目中冰清玉洁与聪慧绝伦并重的神圣女神就这么被一只猪给拱了,如果不是刚刚看到了那个家伙的实力,怕是会有无数人上前来痛扁这个猪头一顿,只可惜,他们现在却没有那个胆量了。

等到易水寒哭够了之后,张楚又回过头看着他的两位启蒙老师,黑锋与赤炎。

“两位老师,请受张楚一拜。”

张楚双膝跪地,郑重的磕了一个头。

黑锋慈祥的笑着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

赤炎的话与黑锋直接就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张小子,下次可不敢再这么拼命了,虽然从小老夫就教导你‘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但是遇见打不过的人,我们当然要以跑路为原则了。”

张楚笑着点了点头。

对于张楚来说,他早已经把黑锋以及赤炎当成了自己的至亲,张楚一出道时就随身佩戴着这黑锋斩和赤炎剑,从此形影不离,是黑锋二人手把手的教着张楚一些修仙界中早已经失传的绝学,也是他们将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培养成现在的张楚,他们对于张楚的好,张楚一生一世都无法忘记。

……

说话间,已经有不少人落了下来双手抱拳的说着‘恭喜,恭喜’的话语,但是他们后来又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他们在张楚身上没有发现仙根的存在,这,这他娘的是地仙么?

一时间周围争议声四起,大多是上当受骗之类的话语,也有比张楚高上一两个境界的,跃跃欲试的想要与张楚切磋切磋,张楚听闻一笑置之。

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陪陪自己身边的玉人,自己差点失手杀了她,如果不是他最后收了手,怕是现在要肠子都悔青了。不过,他还是为易水寒的那一份执着欣喜不已,哪怕自己变成那副样子,哪怕自己已失去灵智,她始终都会呆在自己的身边,不离不弃。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几个时辰后,张楚便与易水寒来到了他们初次有肌肤之亲的冰室,这座冰室被打理的井井有条,可以看出易水寒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过来呆上一阵。张楚一出现在这里,就闻到了一股沁人心扉的花香,原来是易水寒种的花已经开了。

两人感慨万分,如果不是那恐怖的黑袍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正是在这间冰室里,他们二人才冰释前嫌,且有了肌肤之亲。对于这个冰室,他们是很感激的。

似乎是想到了共同之处,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禁不住轻笑了起来,然后便是紧紧的拥抱着。这一刻,他们没有**,没有任何杂念,有的,只是两个跳动着的滚热的心,以及浓浓的爱意。

两天的浓情蜜意,两人便回到了极仙门,张楚与易水寒惜别之后,便快马加鞭的向着伽洛国飞去,如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三百年,心里对大辣椒满是愧意,现在,他迫切的想知道大辣椒怎么样了,自己的孩儿怎么样了。

可是张楚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极仙门不久后,就有两个人来到了极仙门,一人身穿金色铠甲,手持金枪。一人身穿银色铠甲,手持银枪。最让人惊讶的是,二人身上没有一丝元气波动,却能够在空中行走自如。

二人在极仙门搜索了一阵后,便突然以极速向着远方飞去。看那飞去的方向,正是张楚所离开的方向。而极仙门包括聚元期的易水寒在内,竟然都没有发现这两人的存在。

……

半日后,张楚终于到达了浮岛,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张楚心里又是好一阵的感慨,对于张楚来说,这已经算是他的一个家了。脑海中又浮现出浮岛昔日的热闹场面,张楚忍不住笑了。

隐隐约约的,张楚竟然听见了浮岛内有笑声传出。疑惑之下,一闪身便进入了浮岛。

随后他就惊呆了,浮岛内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连药生都不在这里,她们去哪里了?难道那金壶仙尊找到了这里?不,不会的,看这浮岛之内整整齐齐的样子,肯定不会是这样子。

等等……

张楚忽然笑了起来。

“在哥这种宗师级阵法大师面前玩这种小手段,能瞒得住哥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