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少妇

她突然认真起来,陈桐还没能从这份震惊中醒过来,半晌才道:“你……为何告诉我这些?”

“因为你是个好人。╔ ╗”她看着他痴痴发笑,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我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帖身大宫女,能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地步可不是只要在娘娘面前说些好听的,侍候更衣吃饭就能得来的,我这双手,帮她杀了多少人?她才可以做到皇后的位置,而我……也正因为此才坐上了中宫殿一品女官的位置。”

她说得有些凄凉,眸光渐渐黯淡下来丫。

陈桐静静的看着她,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直觉这个女人身上突然生出了一种别样的姿态,妖艳的颠狂,当她诉说时,眸子里阴狠的冷光让人又惊又怕,却又暗自惊叹,如果她不是宫女,如果她不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宫女,这会也应该早已是主子身份了媲。╔ ╗

可是皇后那么精明,是不会让她有机会越到她头上去的。

所以……她做了大宫女,可是知道皇后太多的秘密,终究要死。

小红也发现了他一直在看她,转头看他一眼,笑着道:“怎么?大人一定鄙夷和不屑罢?原本以为你救的是个可怜人,却没想到她这么狠心肠,哈!”她自嘲的笑了一声,低下头去。

陈桐摇摇头道:“不,我还是觉得你可怜。”

一句可怜戳破了她所有坚强的伪装,小红慢慢落下泪来,沉痛的道:“是啊,我不过是个可怜人。╔ ╗”

陈桐看着她,心底慢慢升起怜悯,想要上去安慰,可是男女有别,只得站在原地道:,“我可以救你,但你得帮我救出太子妃她们。”

小红有些诧异,随即道:“太子妃有些困难,孩子或许还行。”

“为什么?”陈桐不解的看着她。

“太子妃是皇后娘娘所有的希望,她是绝不可能逃出去的,要么就大家一起

逃,再一起死,如果只救孩子的话或许还有生还的可能。╔ ╗”

陈桐听了她的话,陷入沉思。

这时,外头响起催促的声音,“好了没?”

陈桐慌忙应了一声,站起身道:“快了,你先出去等着。”

“小心身了别沾了血,晦气。”外头叮嘱着,小声嘟囔着什么,又慢慢走远了。

陈桐道:“现在只能让你先委屈一下了。”

小红已看出他的心思,伸长了脖子道:“没关系,做得真一点。”

陈桐忧郁了一下,抽出刀在她脖子上轻轻抹了一下。╔ ╗

……

历来,宫中处死宫女的事数不胜数,陈桐低着头去宫中复命,身上还沾着没来得及清理干净的血渍。

颜后坐在榻上,见他失魂落魄的进来,不禁问道:“怎么?处理好了吗?”

“娘娘,奴才办事不利,她……寻机自杀了。”陈桐跪到地上。

颜后脸上笑容僵了僵,笑道:“死了也好,省得以后夜长梦多,那你就找个地方把她埋了罢,王常,把本宫的腰牌给他,晚上再运出去。”

“是。╔ ╗”陈桐恭敬的应着。

皇后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又道:“太子妃也快生了罢?去宫外找个信得过的接生婆,顺道秘密接进宫来。”

“奴才知道了,一定办得妥当,娘娘就放心好了。”

颜后看他一眼,没有说话,过了一会王常回来,手上除了腰牌,还有一包银子,皇后示意他递给他,笑着道:“这包银子算是给你的奖赏,好好干,以后少不得你的好处。”

“奴才谢皇后娘娘赏赐。”

“嗯,去罢。”颜后满意的点点头。

陈桐谢了恩退下,当天夜里,便带着小红的尸首出了宫。

……

说到这里,蕙恩才觉得明白了些,那里头的接生婆徐嬷嬷是?“

“是我娘。”桐脸上露出调皮的笑,蕙恩恍然大悟,想起刚才徐嬷嬷异常的表现,“难怪的。”

“你大可以信得过,有我在外面接应,里头的你们处理好就行,到时我娘会告诉你具体该怎么办?”

“我知道了,那这样做会不会牵连到你们。”她担心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为了她居然让母亲也牵连进来。

陈桐低下头,笑得有些凄苦,“我娘说为了儿媳妇,值得。”

蕙恩眼眶红了,扑到他怀里,“陈大人……你的大恩大德,我只能来世再报了。”

“怎么还叫陈大人。”

“阿桐。”

他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在她背上拍了两下,“进去罢,小心点。”

蕙恩依依不舍的看他一眼,满怀心事的进了房。

房间里,太子妃还在痛苦的挣扎着,徐嬷嬷在旁边安慰着,用手慢慢在她肚子上抚摸着。

蕙恩屏退了宫人,走过去道:“嬷嬷。”

徐嬷嬷转头看见宫里人的已退出去,也明白了三四分,笑着道:“不用担心,孩子一定可以平安送出宫去,现在问题是……太子妃太过紧张,孩子若再生不出来,恐怕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没关系,让我跟太子妃说几句话。”蕙恩道,一边俯到床边,“小姐,你就放心好了,奴婢都安排好了,陈大人愿意帮我们,这是陈大人的娘,孩子一生下来就会被送到宫外,她不会有事的。”

——————————————————————————————

中间跟小红一段是用倒续的方式写的,不知道写得怎么样,如果不好,请包函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