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书记吃哺乳期女人小说

学习潜梦一个星期,湛月还是没嗅到一丝成功的气息。

连奥兰自己也没能成功。

这不得不使湛月怀疑这个技能是否真实存在。

“老师,你以前成功潜过梦吗?”湛月问道。

“我一直对此没抱太大希望,只是试试而已。”

没想到奥兰如此轻描淡写地回答。

“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用老办法了,催眠。”

思路瞎转了一圈,奥兰还是把阿青请回了自己的工作室。

“早就该如此了。”湛月想着。

据他了解,催眠一样可以让人描述出遗忘的记忆。

而且不需要玩得太玄乎。

但这样一来,湛月又对心灵侦探这个职业产生了质疑。

既然还是要用到催眠,还是不能把那些虚无飘渺的线索放到现实中去寻找。

那不就和普通的心理咨询没什么两样吗?

或许奥兰自己的内心也是这样想的吧。

有时候,人总爱制造点新意,弄点噱头,好想让自己突出一点。

因为这世界跟风的现象太疯狂了,什么好事都别想轻易占到便宜。

但很快,奥兰的方式又让湛月改变了想法。

他的催眠方式竟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完全是在清醒状态下进行的

清醒催眠虽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问的那问题,可以说别出心裁,不按常理出牌

“如果你真的、无端的、故意的伤到了你的朋友,会想到什么后果?”

奥兰刻意把真的、无端、故意加重了语气,好像就要明摆着刺激阿青。

阿青愣了一下,或许他习惯了别人把他引导到光明积极的一面,没想到眼前这半个老头一上来就怼他。

只得改变思路,不情愿地道:“别人一定会很震惊,完全改变对我的看法,变得不再理解我。”

“还有呢?”

“会认为我疯了,咒骂我、打我、鄙视我。”

“然后呢?”

“然后像碰着怪物一样,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我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阿青似乎有点融入到那个情景当中,没好气道。

果然,当奥兰再继续追问时,阿青一句“不知道”就直接给顶回去了。

这或许也在奥兰和湛月的意料当中。

所以,奥兰并没有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气势。

湛月不明白奥兰是怎么想的,但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分析:

一个人根本没什么耐心去思考这些需要联想和想像的问题。

人们都习惯接受现实,懒得去想像了,即使他是一个病人。

眼看这问话就要接不下去了

奥兰突然话锋一转

终于有点像个“侦探”似的,问起了阿青第一次产生“强迫攻击”的时间、地点、环境了。

“好像是看了一本《鬼故事》里面的一篇故事之后产生的。”

阿青若有所思道。

这一说不要紧,听得湛月一个寒颤。

“莫不是鬼上身?”湛月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还记得你当时是在什么情形下看的这本《鬼故事》吗?”

“辞职了,在家无聊时看的。”

“那是个什么故事?”

当奥兰问到这时,湛月似乎看到阿青眼中闪过一丝惊恐,手指竟不自主地颤动着。

果然如他所说,仅仅只是提到这件事,他就已经产生攻击强迫症状了。

湛月正想建议奥兰停止询问,怕刺激到阿青。

但奥兰坚毅的眼神直接回答了他的建议。

也许是受奥兰身上那股勇气和无畏的感染,沉默良久,阿青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