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开了新书了,求波收藏,感谢支持。这似乎是某间监狱之中的电影院,因为房间内有一整套播放电影的设备,只是这些设备都显得有些陈旧。

座椅前,铺了一张鲜红色的地毯。上方有一个探照灯打在下面,形成一个极亮的光柱。而光柱中央,则站着一个年近四十的男子,他脸上有一道深如沟渠一般的刀疤,同时,也一样是身穿囚衣。

这是一个采访现场,因为男子身边摆放了一个全景摄像机。

摄像机外,则站了一大帮男男女女的记者,似乎正在自己的个人电脑上记笔记。

“肖易,你是因为什么而杀人?”场外一名男性记者对光柱下的中年男子问道。

肖易轻松说道“因为他该死,所以我就杀了他。”

记者接着问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他杀我父母,凌辱我妻子。”

“所以你没有任何悔意,对吗?”

肖应点头说“如果那个混蛋复活,我不介意再杀他一次。”

“好!有请下一位!”说完,记者在自己随身电脑上点了一下。

“不,请等等,我还有话要说。”肖应稍微加大了音量,对记者说。

记者抬起头,困惑的看了肖易一眼,而肖应也正好看着记者。

一小会儿之后,记者对肖易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肖易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右手边站在铁门附近的警卫,紧张的吞了一口唾沫,有一点点激动的说“我知道他们留住我是为了什么,他们就是想得到阿尔法而已,不过阿尔法早已经藏在最为隐蔽的地方,他们永远也得不到!”

说完,肖易轻笑着看了看铁门旁的警卫

站在铁门旁的,并不是一般的警卫,他的年纪跟肖应相仿,是监狱的警卫长,只是肖易从未亲眼见过。

警卫长已经发现了不对劲,他连忙抬起手腕,然后对手腕上的通讯器低沉说“探视房出现紧急状况,那个该死的肖易正试图向媒体公开阿尔法!”

说完,警卫长用力甩开手臂,然后说了一句“开启瞬移模式。”

突然,警卫长身体周围闪过一阵淡蓝色的光晕,紧接着,他便突然如同鬼魅一般,竟直接来到了肖易的身边!

警卫长的上半身往身后掰了四十五度,然后猛然转身对着肖易的头颅发出一记摆拳。

这是一记重拳,威力不容小窥,肖易如果中拳,可能直接被击昏!

不过肖易不像是个不懂拳脚的人,他不慌不忙的低下身来,躲过了这一拳,然后用右肩狠狠的撞向了警卫长的胸口。

警卫长十分讶异,因为他从没跟肖易交过手,而眼下的状况,则像是要在阴沟里翻船样子。因为他身形未稳,根本躲不开肖易的这一撞。

只见淡蓝色的光晕再次闪过,警卫长再次如同鬼魅一般的消失了!他突然出现在肖易身后,用手肘狠狠敲了下肖易的后背。

“啊!”

肖易闷哼一声,便被警卫长揍趴下了。

看到这一幕,场中所有记者便都愣住了,就连在座的囚徒,也得目瞪口呆的看着。

晃神过后,终于有记者反应了过来。记者堆中,一名年轻的女记者突然站起身来,然后对着身后的摄像机激动的说。

“大家看到了吗!武圣肖易居然被一名监狱警卫打倒了!曾经的武圣是否早已雄风不在……”

没等女记者说完,警卫长再次瞬移,来到了记者身边,然后将他身后的摄像机一把夺过,往地上狠狠一摔!

“轰!”

摄像机被砸了个粉碎!

“本次采访结束!各位记者朋友请回吧!”警卫长掷地有声的对周围记者说道。

“喂!这次《罪犯心声》的采访,是典狱长清口答应的,你无权这么做!我提醒你。一句,这可是现场直播!”女记者义愤填膺的对警卫长说道。

警卫长不慌不忙的来到每个摄像机旁边,从各个全境摄像机中将储存卡片取了出来,然后不痛不痒的回答说“稍后典狱长会解释一切,我只是奉命行事。”顿了顿,警卫长接着对女记者说“打烂了你的摄像机真是不好意思,稍后典狱长会给你应有的赔偿。”

……

另一边,个人电脑旁。

一位十四岁上下年纪的少年,正好在自己家中的沙发上观看这场《罪犯心声》的直播。陪同少年观看直播的,还有他的母亲。一位长着鹅蛋脸,留着披肩长发的漂亮女人,虽然看起来有一点成熟,但是十分和蔼。

她也在电脑旁,正好跟少年并排坐在沙发上。

只是,少年并不想看这个直播,不过他妈妈却是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逼迫他一定要看这场直播。

两人的面色都不好看,显然正互相生气。

现在,电脑的石墨烯屏幕上,正在播放肖易被警卫长打翻的那一段。

“还武圣呢,居然连一个监狱守卫都打不过。”少年对着屏幕嗤之以鼻的说了一句。

女人不太高兴的摇了摇头。

“肖应!你不要忘记自己是谁的儿子,这可是十年来,你唯一可以看看父亲的机会。”

肖应冷哼一声,将头偏向一边后,说“你不是一向都告诉别人说,他不是我父亲吗?怎么今天突然改口了?”

女人胸口剧烈起伏,紧绷着脸冷冷对肖应说道“你真是太不懂事了!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吗?”

肖应有些愤恨的说道“安全安全,整天就说安全!外面哪有这么乱?昨天学校郊游,哪个同学不是爸爸妈妈陪着他们一起去的?只有我是一个人,你知道同学都怎么叫我吗?他们说我是孤儿!可笑的是我爸爸妈妈都尚在人世!”

说完,肖应便狠狠将个人电脑一合,起身离开了沙发。

……

许久,肖应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独处,直到当日深夜。

肖应母亲的卧室内。

门被轻轻推开了,肖应从门外走了进来,正好掩着半边身子。

“对不起。”

肖应的母亲番云正坐卧在床,正对着房门,显然她也没有心思入睡,听到这句道歉,她神色缓和不少。

“快来妈这里。”

肖应来到番云身边,在床头坐了下来。番云搂着肖应的头,接着说“你父亲是盖世英雄,只是被人迫害,而身为他独子的你,也并不安全。”

肖应不解的问“为什么?”

番云顿了一小会儿,有些凝重的说道“因为阿尔法。”

“阿尔法?”

“对,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也不能再瞒你了,不过,这事要得从冷兵器时代说起。”

第二章阿尔法的来历

“冷兵器时代?岂不是比热兵器时代更早?不过我上学倒是有学过这些历史,似乎是华夏半封建社会时期结束之前的时期。”

番云点了点头,接着说“那时候热兵器还未成形,威力也差强人意,所以在武力方面,基本都是依靠刀剑拳脚,所以武道修行,当时十分流行。”

“这个我学过,冷兵器时代虽然历经了很久的时间,但是在热兵器面前,根本无能为力,所以热兵器时代之后,冷兵器就被淘汰了。”

“看来你对历史还是还是挺熟悉的,但是你知道现在战场上用的是什么武器吗?”

肖应笑着答“这个我当然知道了,现在是机甲时代,战场上当然用的是机甲。”

番云接着问“你觉得热兵器能够对机甲造成打击吗?”

面对这个问题,肖应就显得有些疑惑了。

“对于这个,我也觉得很纳闷,为什么热兵器威力那么大,却是被机甲淘汰了,以机甲的强度,根本无法抵挡热兵器。”

“来,你起来一下。”番云对肖应说了一句,而肖应也很配合的站了起来。

接着,番云掀开了温控毯,从床上挪了下来,接着将床头柜上的一个空酒瓶递给了肖应。

肖应接过空酒瓶,颇为困惑的问道“老妈你这是做什么?”

“我只是想把答案告诉你。”顿了顿,番云接着说道“你现在把这个酒瓶当成是枪械,然后对我瞄准。”

肖应没用过枪,但若是瞄准番云,还是不难做到,毕竟人就在自己面前呢,这都瞄不准,那就有鬼了。

于是肖应双手拖着酒瓶,像是拿枪一样,想要指向番云的头。但是番云根本没等肖应完成动作,她就身如鬼魅一样的快速来到肖应身边。

肖应眼疾手快的调整手中的酒瓶,但是还没等他瞄准番云,番云就用手制住了肖应的关节。同时,肖应因为关节受制,根本没有力量握住酒瓶,所以酒瓶终于从肖应的手中摔了下来。

不过酒瓶并没有掉落在地,而是被番云伸手接住了。这时,肖应也终于不再受制,身体关节回复自由。

番云将酒瓶放回了原处,然后接着说“就算是热兵器时代,军人身边都会携带刀刃,并且还会在枪头装上刺刀,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吗?为的就是防止像现在这样的尴尬时刻。”

终于,肖应恍然大悟的说到“原来是这样,因为瞬移器的发明,所以距离不再是优势,因为机甲可以在瞬间移动到敌人身边,如果热兵器没了距离优势,根本就没有拳脚好用!”顿了顿,肖应接着说到“可不对啊,既然你有瞬移器,那我也应该有啊,我可以瞬移到远处再用热兵器打你啊。”(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