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人总是这样,等到失去了才发现珍贵,才会去怀念,一遍又一遍,永无止境。www.wenxue6.com

赵玉无法忘记殷素秋当年对她的温柔以待,而如今她却亲手杀了她。

若这是上天对她的惩罚,那么她宁愿漂泊一世,独孤终老,也不愿伤害曾经温柔对待过自己的人。

可上天总是那么的不如人愿。

赵玉神情悲戚,拖着手脚上沉重的铁链慢慢踱到那一束阳光里,抚摸着阳光的温度,闭上眼睛,任泪水滑落。

“重华,我害了秋姨,此仇不共戴天,看来这一次我注定要死在你的手中。”赵玉捂住胸口,想要努力压抑着心中的疼痛,“不过这样也好,能死在你的手中,我此生再也没有遗憾了,只愿来世我们,永不相见。”

正当赵玉暗自伤心难过之时,密室的门被人打开了。

开门之人一袭黑衣,黑色的面具遮住面容,露出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

赵玉安然站在阳光里,同样的波澜不惊。

“敏姑娘,属下奉宗主之命请敏姑娘去负荆堂。”清冷恭谨的声音响起,令赵玉心头一震。

“你是秋长?”赵玉的声音有些轻颤,问道。

“正是属下。”秋长的声音也有些动容,眼中泛起了一抹喜色。

赵玉拭去面容上残留的泪痕,叹息:“一别三年,你可还好?”

秋长连忙行礼道:“多谢敏姑娘挂念,属下一切皆好。”

赵玉闻言,看着面前行为举止愈发比从前恭谨稳重,面容上闪过一丝安然,道:“那就好。”

当年,在天鬼山之时,赵玉不懂武功,百里绝世怕她遇到危险,就让秋长暗中保护她。

秋长此人为人沉稳谨慎,并且办事能力极强,又对百里绝世忠心耿耿,又兼之性情温和,赵玉与他相处久了,自然对他也极其信任。

“敏姑娘,这些年,你你还好吗?”秋长将她面容上的黑痕收入眼底,心中有些难以抑制的疼痛,语音颤抖。

赵玉怔然,半晌才摇头叹息:“秋长,这些年,风风雨雨,江湖漂泊,又何来好与不好,不过是还能活着罢了。”

“敏姑娘,你不要这样说,这一切都会变好的。”秋长看着面前历经沧桑的女子,容颜憔悴,已经不再是他初见的那个明艳动人,风华绝代的方玥毓敏,心中更是难过不已。

当时他奉命保护赵玉,初见她时,她一袭红衣,眉眼清澈,娇颜醉玉,如一颗镶嵌在天鬼山中耀眼莹澈的明珠,仿佛世间所有的纯净都集在她的眉眼之间,侵染着天鬼山明净的山水,惊艳了时光。

谁料世事无常,转眼之间,曾经那个明媚的少女被时光掩去锋芒,蒙上了尘埃,再也回不去了。

秋长很难过。这个女子曾经也是他用生命去守护过的,而如今竟成了此般模样,叫他如何不心痛?

赵玉低垂了眉眼,将万般委屈藏于眼底,摇头道:“秋长,你不明白,不会有那么一天了。你知道的,我害了秋姨,杀人偿命,我自然也要将这条性命还给秋姨。”

“敏姑娘,世事无常,秋长人微力薄,帮不了敏姑娘,属下深感遗憾。”秋长心中难受,自责道。

赵玉闻言,摇头,嘴角浮起一抹笑意,道:“秋长,你不要如此说,我还没感谢当年你的倾心相护,我只愿以后莫要连累你才是。”

秋长闻言既欣喜又惶恐,忙道:“保护敏姑娘是属下的职责,属下不敢居功。”

赵玉抬眸,见了他恭谨的样子,不由心中一阵怅然,长叹一声,轻声道:“秋长,我不再是当年的方玥毓敏,你可以唤我赵玉。还有我也不再是重华的未婚妻,你也不用以属下自称。”

秋长摇头道:“敏姑娘永远是属下的敏姑娘,属下不敢逾矩。”

赵玉一阵感动,再次叹息:“没想到我沦落至此,还能得一人真心相待,我就是死也无憾了。”

“敏姑娘你不会死的。”秋长坚定的道。

赵玉闻言,却是淡然一笑,道:“秋长,人总是要死的,不用安慰我。你知道负荆堂是个什么地方,一旦进去没有人活着出来。”她说到此,深吸一口气,展颜一笑,“罢了,重华该等急了,秋长,你送我过去吧。”

秋长神情复杂,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带着赵玉往负荆堂走去。

负荆堂实际上就是精绝宫的刑堂,里面各种各样的刑具,令人观之生寒。

赵玉从没想到有一天会踏进这个地方。她站在厚重的青铜门前,想到即将就要与那人针锋相对,心中就是一阵绞痛。

“敏姑娘”秋长看着她悲伤的侧脸,神情担忧,欲言又止。

赵玉收回目光,摇头道:“不要担心,我没事的。”说完举步向前,推开了门。

秋长看着她拖着沉重的铁链的身影淹没青铜门后,目光沉痛。

赵玉刚进门,就被两个黑衣人押着穿过一道由石头打造的屏风,然后强行绑在了刑柱上。

赵玉想抵抗,无奈手脚之上的铁链太过沉重,而那两人的功力似乎也不弱,于是也就放弃了挣扎。

黑衣人做完事之后,就离开了屋子,青铜门也被关上了。

赵玉深吸一口气,抬眸,屋中的情形尽收眼底。

墨色的青石壁上几盏灯火明灭,将整个屋子照亮,然而屋中仍旧有些昏暗。

但是并不影响赵玉的视力。屋子里摆满了各色刑具,一炉炭火猩红,冒着血红色的火光,一柄洛铁已经烧得通红。

左边靠墙之处,一张石桌上摆满了各种****罐罐,精绝宫擅毒,赵玉不用猜测,就知道这些**罐里装的是什么。

其他各类刑具多不胜数,赵玉垂下眼眸,不忍再看。

难道今日他真的打算对她用刑?

赵玉一时间有些喉咙干涩,呼吸困难,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

如果要受这样的折磨,她还不如直接死了的好。

屋中明明还燃着炭火,但赵玉却觉得如坠冰窖,面容更是苍白得毫无血色。她战战兢兢的等待着百里绝世的到来,心中各种情绪交织,心中的脆弱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浓厚。

她想到了百里绝世冰冷无情的面容,她想到了百里绝世会如何的折磨她,她想到了她会如何惨死于此

浑浑噩噩之间,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赵玉的内心快要濒临崩溃的边缘,青铜门被打开了。

赵玉一惊,抬眸,看着屏风的转角处,满脸惊惶的神色。

那人一袭白衣如雪,步态轻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赵玉惊惧的目光里。

“重华”赵玉再也忍不住叫出了那人的名字,瞬间泪流满面。

百里绝世神情默然,慢慢走到她的面前。

两人四目相对,一个冰凉冷漠,淡漠疏离一个满眼祈求,惊惶失措。

“你可知错?”良久,百里绝世开口问道,语音冰凉。

“我错了,我错了”赵玉内心崩溃,忍不住痛哭起来。

“可惜”百里绝世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已经晚了。”

他的手指抚摸着刑架上的一条细长鞭子,目光冷厉。

“人已经死了,你现在认错毫无意义。”说到此,他的手腕一扬,手中的鞭子化作一道寒光袭向赵玉。

剧烈的疼痛袭来,赵玉一声惨叫。

“杀人偿命,你只有一死才能慰藉母亲的在天之灵。”百里绝世一字一句,如一枚枚钢针刺向赵玉的心头。

同时,鞭影绰绰,落在赵玉的身上。

屋中回荡的除了百里绝世的说话声,便是赵玉凄厉的惨叫声。

“重华,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赵玉惨叫着,声音悲绝。

“想死?”百里绝世的唇角勾起一抹残酷的冷笑,“我怎么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就死了,我会打断你的腿,废了你的武功,让你受尽折磨,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他的话字字毒辣,赵玉不堪忍受,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百里绝世已经被心中的恨意蒙蔽了心智,对赵玉的状况毫无知觉,手中的鞭子密密麻麻的落下来,发泄着心中的恨意。

赵玉只觉浑身疼痛难忍,忍不住开口求饶:“重华,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她的求饶声并没有让百里绝世心生怜悯,反而加重了心中的力道。

由于这条鞭子由特殊材料制成,打在人身上并不见血,但伤的是筋骨,更让人觉得疼痛万分。

“放了你?”百里绝世冷笑,“你杀了人,难道连这点痛苦都忍受不了?这是你应该承受的。方玥毓敏,这一次,我会让你永远的记住背叛我,忤逆我会是什么下场。”

“我错了,放了我吧。”赵玉痛得神志不清,只是靠着本能求饶。

百里绝世并没有停手,整个人处于极度的疯狂。

“好好感受吧,你就知道我的心到底有多痛。以后你就不会再这样任意妄为了。”

赵玉胡乱求饶,最终抵不住疼痛,昏了过去。

(h.ne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