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部獸交小說

“姐姐,别怪我。我只是,只是想嫁给鎏殿下而已。姐姐,你别,你别,要怪就怪他。”鲛儿猛地睁开了眼,指着笑的邪魅的昭南惊恐的说道。

看着昭南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鲛儿稳了稳心神,才发现赤千荷依旧躺在地上。

“千荷公主是怎么了?”昭南依旧一副不正经的模样,调笑道,“怎么睡了一觉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还以为自己是丑妹妹赤鲛,这要是被传出去,可就是要被笑话了。”

昭南这通调笑话字字入了赤鲛的耳。

赤鲛这才踉踉跄跄的走向千荷的身边。

翻过了千荷的身子,千荷的模样这才露了出来,就连赤鲛也忍不住捂住了嘴——这明明是姐姐,可模样却是自己的!

“这,这便成功了?”赤鲛不敢置信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她虽看不见自己的模样,可姐姐分明变成了自己!

“什么成功不成功,小人可是听不懂长公主在说些什么,怕是长公主睡的糊涂,不知是梦中人化蝶,还是梦中蝶化人?”昭南摆着一副无辜的模样,背起了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千荷。

“长公主,明日可是您大喜之日,您还在这人间游玩怕是有些不妥。恕我先带走这爱闹脾气的小公主了。”

说完这些话,也不等鲛儿反应,昭南便将穿着一身红服的千荷扛上了肩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鲛儿想去追,可又移不动步子。

那阵剧痛还有昭南的话,让她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噩梦,她知道,这一切并不是黄粱一梦,姐姐的身上还穿着那身大红的喜袍。

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凭着来时的脚印,鲛儿一步一步走回了自己所熟悉的海洋。

犹豫了许久,她才慢慢走向了海边,海水形成了一面镜子,靠着月光,折射着自己的模样。

镜子中的人正蹙着一双好看的眉,紧紧的盯着“自己”。

鲛儿,哦不,水中倒映出的人儿正是长公主赤千荷的模样。

鲛儿摸着自己的面颊,那水里的人儿也摸了摸自己的面颊。鲛儿又笑了笑,水里的人也笑了笑。

鲛儿的眼眶泛着红,眼泪几乎快要夺眶而出。

“不能哭,不能哭,我是千荷,不是鲛儿了,不是鲛儿了。”

对,她才是赤千荷,是这南海鲛人一族的长公主。

鲛儿拍了拍自己的面颊,硬生生地把泪吞回了肚里。

发现赤千荷不在宫殿的宫人,匆匆忙忙地向赤敷禀告之后,整个殿里就乱做了一团。

“鲛皇殿下,奴婢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宫女战战兢兢地说道,“小公主从千荷公主的殿里出来,还背着长公主。”

“什么!”赤敷怒火中烧,“看见了为何不拦着,难道您们都是群睁眼瞎吗!”

宫女们一个个跪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声。

“快兵分两路,四处搜寻两位公主的下落!”赤敷的声音带着难以抑制的怒气。

当鲛儿在海边喃喃自语时,鲛人的一骑铁军也化作了人形从水面浮了上来。

“千荷长公主在那里!”一人看到了鲛儿,指着鲛儿所在的方向,大喊道。

这喊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就连鲛儿也吓了一跳,她猛地抬起了头,远处正是自己族人的铁军。

“我是千荷,不是鲛儿,我是千荷,不是鲛儿……”鲛儿一遍又一遍地暗示着自己,直到他们走得近了,鲛儿才收了声。

“我没事了,一同回去。”

“千荷”站起了身,笑的恬然。

那统领见长公主如此说,便不好再问,只是点了点头,又迟疑了一晌,开口问道,“听闻公主殿里的人说,赤鲛小公主可是与您一同出来的,长公主可是见着了?”

“千荷”的心猛地一惊,便指了与昭南离去相反的方向,“往那边追,我看鲛儿跑出来实在是放心不下,便也跟了出来,却是没追上。”

那大统领有些狐疑地看着“千荷”,心中还是有些疑问的。

按理说大晚上的小公主即使跑了出来,长公主也不能知道,更何况还追了出来。

可他明白,这些问题不是他一介统兵之人该问的。

统领派了两个人跟着千荷一同回殿,没有细究便照着“千荷”指的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千荷”还没走进殿里,一群人便跟着赤敷便匆匆赶了出来,赤敷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将女儿打量了个遍,直到确定“千荷”并未有什么事情,才开口言道,“今晚怎么说出去就出去了,也不打声招呼就跑了出去?”

“千荷”一路上早已理顺了思路,便开口说道“父亲莫急,千荷今晚本市在宫中的,没料想妹妹忽然跑了来。”

“千荷本以为妹妹是来与我吵几句嘴发发脾气的,可不曾想,她趁我在侧殿歇息,便换上了我的那身嫁衣,跑了出去。”千荷一脸的委屈,我见犹怜,“当时千荷就想着不能让妹妹这般胡闹,便也追了出去,可这么一追便追远了,到了陆上,千荷看妹妹跑得太远实在是追不上了,才停了脚步,这时便遇到了统领将军。”

赤敷叹了口气,他是了解自己的小女儿的——鲛儿是被自己真的惯坏了,平时骄纵些也就罢了,这次竟是如此无法无天。

“父亲莫急,”鲛儿拿捏着千荷的语气说道,“统领将军已经追了上去,怕是不多日便是能找到了。”

“千荷”的内心却因自己的瞒天过海而庆幸,她看了一眼舒了一口气又命令去寻自己的赤敷,那一眼是冷冷的嘲讽——父亲,怕是今生,您也会被蒙在鼓里,再找不到您的大女儿千荷了。

黎明是来的如此之快。

比起赤敷与鲛后一脸沉重心疼的模样,“千荷”的嘴角却是挂着笑意的。一身连夜赶至的嫁衣,陪着那甜甜的笑意,就连承鎏见了也是有些痴了。

送亲之路浩浩荡荡,东海南海之间连起了一条长长的喜路,从南向东,千荷的喜轿由各式各样的鱼群护送,几只千年玳瑁则在前方昂头引路,万里长路竟是热热闹闹,没一点冷清的地方。(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