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流氓

水家父子短短的两句话,差点没把明启帝湮溟和湮祈等人气个半死。

刚想说什么,听到湮北清冷的嗓音响起,“既然水公子如此的自信可以坐王座,又为何对我湮家赏给你的官职如此重视?!”

话音一落,水烟睿气煞,湮北这是说他方才一直以‘水将军’自称的事情。

正想说些什么来反驳,湮北冷冷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有时候,养只狗也是如此,你明明不想要它了,它却还舔着脸的贴来,真是令人烦恼。”

“你说是吧?四皇兄。”

前一秒,还被气得直冒火的湮祈,顿时脸色一变,带着鄙夷的笑,“有的人是这样,好好的人不做,偏偏要去当一只厚脸皮的狗。”

水烟睿的脸彻底拉了下来,沉着张脸,冷冷的说道,“湮北!湮祈!希望过一会儿,本公子还能看到你们脸的笑容。”

说罢,还不等湮北等人说话,便见他对着大殿外拍了拍手。

很快,一个被黑色的锦布蒙住的,方方正正的大盒子被抬了来。

跟着大盒子一起进入大殿的还有苏氏宗府的表少爷哈鲁其。

一看到这个人,湮北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声音却依旧沉稳冷淡,“不知水公子此举所谓何意?”

“掀开!”水烟睿的声音里带着不可压抑的兴奋感。

随着水烟睿的话音落下,宽大的黑色锦布便应声而落地。

这是人们才看清楚,黑色锦布下,是一个十分牢固的铁笼子。

而铁笼子里,红色衣裙的少女,一双漂亮的大眼正好的向四周张望着,丝毫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光芒还感到任何的不适。

当少女的眼神落到湮北的身时,她的眼里划过一丝亮光,并且兴奋的向他招手呼喊道:“北北~~~~”

看到苏小玥的瞬间,湮祈众人都纷纷紧张了起来,偏头看向一脸淡定的坐着的湮北。

只见,湮北依旧面不改色,只是那好看的唇角微微勾起,“淘气!还不赶紧过来。”

对于,苏小玥被水烟睿抓了,湮北的心里反倒松了口气。

把苏小玥自己留在王府里,他还真怕那方的人会去抓她,那麻烦了。

现在倒是好了,她在自己的眼前,至少他的护着她。

这么说来,他还想感谢这哈鲁其帮了这么大的一个忙呢。

一听这话,水烟睿气疯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都把湮北的女人抓起来了,这湮北还敢如此的嚣张。

湮北该有的行为,难道不应该是求着他不要伤害他的女人吗?!

“湮北!”他大喝一声。

原本温尔雅的秀气的面孔显得有些狰狞,“你不要再故弄玄虚了,小心本少爷一个不开心,结束了这小美人的性命!”

说罢,水烟睿便抽出佩剑,插进笼子里,直直的对着苏小玥的喉咙之处,大有下一秒便会让其血溅当场的气势。

“哎呀呀,这么危险的东西,可不能随便拿着玩。”苏小玥伸出两只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捏住剑尖,对着水烟睿甜甜的一笑。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