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131图片大全美女

某市的写字楼里,

秦歌回到了剑仙派,尽管被很多人包围着表现欢迎,然而却没有一丝的喜悦,毕竟这一次任务没有完成,违背了自己师傅的师命。

“砰砰!”

秦歌小心翼翼地敲了一下房门,随后进入到了房间内,看到自己的师傅正在打坐,不由上前跪在地上,一脸恭敬地说道:“师傅...徒儿回来了。”

“人呢?”

“师傅...人没有抓到,被他给跑了。”秦歌不敢抬起头,默默地说道。

“既然如此,你是知道本派规矩的。”李黑面无表情地说道:“断指一根,以示惩戒!”

这...

秦歌大吃一惊,尽管知道门派里面的规矩,但以为自己身为李黑的几大弟子之一,应该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谁知道如此的铁面无私。

“还在犹豫什么?”

“等我亲自动手不成?!”李黑睁开双眼冷言道。

“我...”

“我...师傅,弟子虽然没有抓到那小子,但是却带来了一样东西,此物可以让我们剑仙派发扬光大,甚至可进入到前十强门派。”秦歌说道。

“哦?”

“是何物?”李黑微微一愣,面不改色地问道。

片刻,

秦歌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拿出一本书籍,双手捧着递给了李黑,说道:“师傅就是此物,此乃远古心法,是徒弟这一次去缉拿那小子的时候,无意间得到的。”

远古心法?

这...这的是真的?

李黑大吃一惊,急忙拿过这一本书籍,几个大字让他的静如止水的心不由噶噔一跳。

“《菊花宝典》?!”

“这心法的名字怎么这么怪异?”李黑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兔子秦歌,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冷峻,言语中充斥着严肃和认真。

“的确!”

“师傅,这一本书籍名字很怪异,但是此心法对修炼灵气者巨大的爆炸,不瞒您讲...弟子感觉自己已经到了三品半步之境。”秦歌恭敬地说道。

什么?!

已经到了三品半步之境?

这不是和自己万一一样了嘛。

李黑眉头一皱,瞬间一杯利剑飞到了他的手上,冲秦歌随便一刺,然而没有想到居然被直接硬挨了下来,看着并没有对自己说谎话。

“虽然你没有完成师傅的师命,但是能够拿到这一本远古心法也是算是功德一件,断指就罢了吧。”李黑冷言道。

“谢师傅!”

待秦歌离开之后,李黑当即翻开了这一本《菊花宝典》,而扉页就让李黑表情有一点怪异,感觉就是吃了一坨屎一般难受。

“欲练此功,必须自宫?”李黑没有紧皱,被这一段话给深深震撼到了,刚刚自己的徒弟莫非已经自宫了?否则是如何到三品半步之境的。

切了!

为了能够成为四品之境,这一点牺牲是值得的!

李黑面目冷峻,手上的利剑在一道寒芒之下,瞬间沾染了鲜血,而在地上出现一根血肉之物,瞬间剧烈的疼痛差一点让李黑失去意识,好在最后坚持住了。

忍着这一股剧痛,李黑默默地念起了里面的口诀,在三十来秒之后,李黑感觉到自己正在发生脱变,肚子以下的内器官正在进行自我改变。

“呀!”

“好...刚刚好痛呀!”李黑冷峻的表情下,嘴巴微微小张,一句颇为艳妖的话语从他的口中出现,瞬间李黑懵逼了。

刚刚...刚刚是自己的声音吗?

这怎么可能!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李黑这样进行自我催眠,好在这个催命比较有用,瞬间恢复到了从前那样的严肃。

等一下!

好像...好像自己已经摸到了四品之境的门槛了!

李黑心中大喜,这简直就是付出代价后最好的回报,只要摸到了其门槛,那么突破到四品之境也就时间的问题,顶多两个月的时间即可。

“所有人立即到大厅集合,我需要公布一件事事情。”李黑推开房门,冲这一层楼的所有弟子喊道。

听到李黑的话语,那些人全部放下手上的事情,纷纷前往了大厅等待李黑的到来,其中包括秦歌也没有例外,然而看到秦歌看到场面上的两个人之后,脸色瞬间就变了。

片刻,

李黑拿着一本古籍来到了大厅,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冷言道:“今日是我们剑仙派发扬光大的时候,秦歌在偶然间获得到了一本远古心法,习得此心法者将获得巨大的提升,而且后续可以永无止境的再度上升!”

嘶!

恐怖如斯呀!

这些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全部车侧耳倾听着接下来的话语。

“现在我命令所有人练《菊花宝典》,谁敢不练逐出师门!”李黑面无表情地说道:“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一下!”

在巨大的诱惑下,这些人挺住了威胁,所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内选择了留下来,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恐怖所在。

“那好!”

“没有人想要离开,现在全部拿起手中的剑自宫吧!”李黑淡然地说道。

“...”

“...”

“...”

什么?

自...自宫?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自宫?

几乎所有人都陷入迷茫中,不是说好练这一本上古心法的嘛,怎么突然就要自宫了?

“谁敢不听师傅的话,老夫只能亲自处决了!”李黑面露凶光,恶狠狠地尖叫道:“我可是会用针扎死你们的,你们给我快一点切!”

“???”

“???”

刚刚怎么有女人的声音?

好像是从自己师傅嘴巴里面,可自己师傅是男人啊,怎么能喊出这样娇魅之音。

但是,

随后李黑强大的灵压之下,瞬间把这些人给直接弄老实了,各自拿起了利剑,朝着不可名状之物切了下去,一时间剑仙派血流成河。

哭喊声,

咆哮声,

响彻了整整一幢楼,把那些正在办公的无辜群众给吓到了。

“什么情况?”

“楼下是不是在杀猪啊?这鬼哭狼嚎的...”一位年轻的女人一脸疑惑地问道。

“别乱说!”

“楼下可是剑仙派的大本营。”在她身边的男人一本正经地呵斥道。

话落,

那凄惨之声源源不断充斥着两人的大脑。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