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请爱我无删风车动漫

“回家喽!”云隰嘻嘻一笑,随后便从自己蛰伏已久的树枝上飞身而下,不过手中的云瑶长弓却并没有放松下来,甚至在自己落地的那一刻,云隰又从自己身后拿出四柄箭矢,及其精准的将这四根箭同时搭在弦上,向着自己的身后射去。

当当当当!并没有箭入血肉的声音,反而是兵器相碰撞的声音。云隰的眼睛眯了眯。早便知道身后有些不速之客,方才那几箭也不过是吓一吓他们,却没想到,竟然就如此挡下来了?

“多谢阁下手下留情。”身后传来沉稳的男声。

“实力不错。”云隰也不转身,单单是给他们一个背影。虽说说话的只有一名,但是脚步声却是明显的四人。云隰笑笑,话语中夹杂着些许疏离的意味。“这楚明山不是尔等可以随意进来的,拿到了东西便速速离去吧。”随后云隰便将自己那头打来的野猪拎了起来,及其潇洒的远去了。

而方才那几名躲在云隰身后的人,此时才从树后缓缓移除身来。

一袭白衣胜雪,腰间环着蓝色的系带,墨发如瀑一般被高高地悬在来者的脑后。这一行中有三男一女。方才出声说话之人,便是站在最前面之人。

“星澜师兄,这……当如何?”站在那人后的少女缓缓开口。“不必担心。”星澜盯着云隰远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缕沉思。“星泽星野,你们先带着四师妹去休息,我先去探探路。”身后的两名师弟将手中的佩剑挽了一个剑花,向着面前的大师兄略施一礼,“大师兄放心。”星澜点点头,转身便消失了踪迹。

“大师兄他没事吧?我见方才那女……”星渺师妹此时坐在地上,将包裹中的干粮拿出来了些,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那女孩,才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怎得身手那般了的?大师兄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说着,便忽然有些着急起来,几乎是嚷嚷着便要站起来,向自己大师兄跑去。“诶呀,师妹你着什么急嘛,大师兄他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会栽在这种小地方?”二师兄星泽一手拿着一个馒头,一只手搭在三师兄星野的肩膀上。星野别过脸去,十分严肃的将星泽的手打了下去。星泽撇撇嘴,伏在星野耳畔暗道一声,“师弟真没情趣。”星野顿时暴跳如雷,险些提剑要了星泽的命。星渺见状不由得扶额,暗暗祈祷,希望大师兄平安回来。

要不然二师兄和三师兄真的很奇怪啊!

这边,楚明谷中。

云隰将打来的野猪从自己乾坤袋中拿了出来,随后又相继掏出了些野味,叫云妤斜倚在软椅上,看的好不欣慰。

果然啊,徒弟大了,就是舒心啊。

“师父,可是饿了?”云隰看着自家师父这一副“徒儿在手,吃喝不愁”的患了懒癌的模样,不由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可不是么,这几日啊师父伤了脚,行动那个都不便捷。”云妤脸上十分红润,可分明看不出来一丝丝的患者应有的苍白。“师父,方才云隰在断崖旁找到了一株专治伤口的乳归草,倒是可以治一治师父的脚伤。”云隰从自己那装了野猪后的乾坤袋中又摸索了半天,才将那药材找了出来。可是云妤定睛一看,却值得欲哭无泪。那怎么可能会是什么专治伤痛的乳归草,分明是提神醒脑的清斛!涂在伤口上不得教自己直冒冷汗?

云妤原本还想要同自己徒弟在稍稍商讨几句,但是见到云隰脸上那一副暗搓搓的表情,便知道,行了,不用装了,露馅了。

“不用徒儿费心了,嘿嘿……”云妤也顾不得此时自己是否是那在外人看来衣袂翩翩的世外美人的模样了,一副顺从的样子,从软椅上起来,扬了扬手指,将那野猪以及一众野味都悬浮在空中。

“今日的餐食由为师来做,徒儿且先歇着吧。”云隰也不客套,微笑着将坐下,“多谢师父了。”

午后。正是夏季炎热的时候。

云隰懒懒的躺下,望着那片蓝蓝的天空,总觉得有些不真实。总感觉自己此时所见之景,所处之情,皆是虚幻。若即若离的情绪将云隰弄得有些烦躁,伸手捞了捞平时小濯常常待的地方,却发现早便是空无一物了。

云隰叹了口气,这才发现,原来那个会变成人形的小狐狸,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啊。

三年前,自己方才将师父交给自己的功夫学了个大概,正要同小濯炫耀自己的长进的时候,却忽然有一天,听见脑海中有声音对自己说。

要走了。

而后便不留一丝痕迹的消失在了云隰身边。云隰试图用契约关系将小濯召唤回到自己身边,但是却发现,所谓的契约根本没有一丝的作用。后来还是师父悠悠的告诉自己,自己不是契约了,而是被契约了。

说实话,这种结果自己早就意料到了。但是原本以为只要一直呆在一起,什么关系并不重要,只是那一刻,云隰才忽然间有了一种总是失神的毛病。正如现在这般。

“隰儿?吃饭了”师父走到云隰身边晃了晃,眼神有些无奈,“又在想他了?”云隰没有回答,只是那眼神已经暴露了一切。

“放心吧,总会回来的。”云妤说的一脸的笃定。“师父怎么肯定?”云隰问道。这次倒是叫云妤不知如何解释了。总不能同他说自己早就在当年见过小濯的时候,就给它一个下马威吧?那这个护犊子的云隰还不拆了自己?

哎,什么时候,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呢?

正是吃饭的时候,虽说食材少些,但是云妤的手艺确实不错,叫云隰总算是稍稍有些开怀了。“隰儿,为师要同你说些事情。”云妤见到云隰心情好转了些,这才堪堪讲话说出口。

“怎么了?师傅直说便是。”云隰稍稍停下碗筷,看着云妤。

“小隰儿,可想出去看看么?”云妤试探道,“师父可能要带着云隰一起走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