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被催乳调教小说

莱卡酒吧,身着暴露的女郎们在台上舞蹈,醉生梦死的海盗们挥洒着金钱。

每个人都在大口大口地喝酒,每张桌子都堆满了酒瓶子,一片狼藉。

除了一个人。

那是个修女,大约十四五岁。

即使在这种肮脏、喧闹的环境里,她身上似乎也被一道圣光照耀着,令她看上去纯洁、恬静,宛如修道院最虔诚的信徒。

此刻,她手里拿着一支中性笔,面前是一张白纸。

白纸上方写着“亲爱的加西亚:”,看样子是一封正在写的信,不过她几次落笔,都只是在白纸上点出一个黑点。

她轻轻翘起嘴唇,似乎在为这封信苦恼。

“嗳,这里竟然有个修女!”一名刚刚进来的白人大呼小叫起来,他一脸夸张的表情,偏着头,双手叉腰走到那名修女面前,“模样还不错啊!”

“行啦,艾德!这里可他妈的是罪恶之城,上帝的粪坑!修女?修女恐怕还在娼女的肚子里呢,哈哈哈哈哈……咦,还真有!”另一个人推门而入,他叫莫里,是艾德的好友。

那普拉岛有一句话,即使是杀人犯,在这里也需要一两个真正的朋友;即使是真正的朋友,也可能成为杀死你的人。

艾德和莫里就是这种关系。

“白痴!”叫艾德的男人将手里的啤酒瓶用力放在修女面前,“嗳,怎么样,你是要来这里传道吗?哈哈哈,你看看我怎么样?我浑身都是罪恶,正需要您的净化啊!看这把枪,上个礼拜,我用这把枪杀了四个人,然后在它枪口还温热的时候,把它插进了……啊!”

他说话间伸手去摸那名修女的大腿,在快要摸到的时候,便不能再说话了。

他的喉咙上,插着一支黑色的中性笔,而口中,则塞着一个白色的纸团。

“艾德!”

跟在艾德身后进入酒吧的那名男子大喊一声,从腰间拔出了手枪。

“你这个疯婆娘!”

砰!

枪响。

莫里用惊恐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人,他的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

“你……”

他只说出了一个字,就觉得呼吸困难。

莫里低下头,发现自己的喉咙也插着一支中性笔,现在,自己的样子大概和艾德那家伙一模一样?

他嘴唇几次蠕动,却发不出声音,身体迅速地冰冷下去,一种被冻僵了的麻木感蔓延到了全身上下,是他身体不自觉地颤抖着。

在他倒下前,他仿佛看到,酒吧里的所有人都用一种异常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是啊,我和艾德都是蠢货!这里怎么会有天真如羔羊一样的修女呢?这可是他妈的,罪恶之城啊!”

莫里捂着喉咙倒在了地上,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肤都透露出一种诡异的黑色。

炸耳朵的音乐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整个莱卡酒吧,安静得落针可闻。

那修女从兜里取出一根白色的手帕,蹲在地上,细致地将地上的几滴鲜血擦干净,然后起身转向吧台:“这样就好了,绝对不会留下痕迹的。”

老板是个中年大胡子,闻言,他嘴角抽了抽,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没、没关系的。”

“没有添麻烦就好。”那修女甜甜一笑,又走到自己的桌前,从沙发上的挎包里掏出来一支黑色的中性笔,取出一张白纸,又发起呆来。

所有人心头都是一阵恶寒。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如此轻松并毫不在乎地杀人,而且在之后还能发出那样纯洁无害的笑容呢?

莱卡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定定看着那个修女,空气都沉默了。

“再这样下去,今天的生意就黄了!”

大胡子老板一巴掌拍在酒保后脑勺:“音乐!都跳起来,想要有东西吃,就得先吃点什么!”

他右手握了个虚拳放在嘴边,晒帮子一鼓一鼓的,做出了个非常下流的动作。

客人们哄笑起来,刚刚的紧张气氛似乎一扫而空,只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多了一个戒条:“不要招惹那修女。”

这时,门被人“砰”的一下踹开,五个身材一场高大的壮汉从门洞里挤进来,他们杀气腾腾,凶悍的目光扫视全场,迅速集中到那名修女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那五个人,然后又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那纯洁的修女,那修女似乎对五人的到来毫无知觉,正咬着笔头,对着写了个“亲爱的加西亚:”的白纸苦恼着。

“她到底是什么来路,连十诫帮都敢惹!?”

人们缓缓放下酒瓶子,坐直了身体。

“啊,是你小子啊!什么,有买卖?行,我马上到!”一个干瘦青年拿起手机说了两句话,然后起身欲走。

他旁边的人能清楚的看见这家伙的手机都拿倒了,可是没有人笑话他。

打架斗殴在那普拉岛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意儿,刚刚修女将艾德和莫里杀死,他们依然能照常喝酒,可是现在,涉及到十诫帮,他们已经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

所以,谁也别笑话谁,在这里,惹不起就得跑。活着才有明天,死了,当天就被喂狗。

干瘦青年离开后,人们确定了,这五个人冲着修女而来,而且不打算找其他人的麻烦。

他们极有默契,非常有序地从另一道门离开,只有少数几个人隔得远,还坐在座位上,打算看一看热闹。

“小妞儿,有人让我们来送个信。”

为首的那名壮汉从裤兜里取出一封信,放在修女面前的桌子上。

那名修女抬起头来,稚嫩的脸上没有表情,所以看起来有些呆:“给我的?”

她鼻翼翕动,身体忽然轻颤了一下,眼睛里露出一丝激动,自语道:“是鸢尾花的味道……”

那双白皙但粗糙的小手拆开信封,从里面取出一张白纸。

“亲爱的法比奥拉,不要再寻找我的下落了,回去吧,当我成为真正能够保护你的人的时候,我会来找你。在此之前,请照顾好自己。”

落款:加西亚·费尔南多。

这是一封非常简短的信,但叫做法比奥拉的修女一直看着信纸,她的手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终于,她猛地抬头,那双眼睛因为有泪光而显得颇为朦胧,其中投射出坚定的光芒。

“他在哪里!?”(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