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拉我手摸他小弟

今天的午饭还是非常丰盛的,就连果汁都是由白黎买来的新鲜的橙子,再由宋晨桑亲自用手动榨汁机榨的。宋晨桑坐在桌子边上一边榨果汁,一边看着白黎进进出出的端菜傻乐。

今天的主菜当然就是宋晨桑最爱的鱼籽,其次就是宋晨桑喜欢的肉菜:酸甜可口的糖醋里脊,肥而不腻的红烧肉以及麻辣鲜香的剁椒鱼头。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一些素菜:质嫩爽口的麻婆豆腐之类的……白黎每次来几乎都是做的宋晨桑最爱的一些菜,所以每次白黎来宋晨桑都感觉像是过年一样。

宋晨桑吃着饭想着该怎么和白黎说这件事情,凳子在下面吱吱呀呀的响。白黎抬起头看她,突然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林思锐又来找过你了?”宋晨桑看见瞒不过去了,只好点了点头说到:“她上个礼拜找到我,告诉我说段新标最近要有一个非常大的计划,她说这个计划只能靠我们来阻止他。”

“靠我们?为什么要靠我们来完成?她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些事情的?”白黎问道。

“你看啊,她既是那家医院的护士,又是和我们一样猫眼来着,而且她好像还和段冰很熟的样子,所以我就想她知道也就不稀奇了呀。”宋晨桑回答。

“我觉得我们可以这么思考,这可能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她是我们这边的,一直潜伏在段新标的身边随时准备摧毁他的行动,遇到我们只是一个契机。但是她在段新标身边呆了那么久,段新标难道就没有有所察觉什么吗?还会把这么危险的东西交给她?”白黎说着又喝了口水,然后继续说道,“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这个林思锐压根就是个骗子,她是段新标的那边的,她一步步的欺骗你,就是为了引我们到什么地方然后解决掉我们。但是如果是段新标的话,想解决掉我们可能不会用着这复杂的方法。”

白黎说完这番话后就那样看着宋晨桑,等着她的答案。宋晨桑只好把第一次和第二次了去见林思锐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白黎。白黎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按照你说的这两次来看,她以前一直是段新标那边的人,在跟着段新标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之后,她开始愧疚,如果说她真的是想帮我们阻止段新标。可是她在段新标身边呆了那么久,到底是什么样的契机让她想要叛变的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我第一次那天晚上去见她的时候她那天和我说,说她不想再看到那些孩子无助的眼神,她见过太多那样的眼神,她看着那些孩子就是因为她,让那些孩子即将要走上我们曾经走过的那条路,那条曾经会九死一生的路。她说,从第三期开始,段新标实验中能活下来的孩子就越来越少,一批一批的孩子还没有怎么看到过这个世界,就要因为这个实验而早早夭折。”

吃过饭之后,宋晨桑从抽屉里拿出了那个档案袋,从里面拿出了一叠纸。一张夹着的纸条从这些纸里掉了出来。“这是什么?”白黎捡起了这张纸条,上面是写着一个地址。“这是林思锐给我的她家的地址。”宋晨桑随口答道,“怎么了?”

白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第一张纸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标题:器官移植实验(第七期)

宋晨桑看到这个标题时,心就已经凉了一半,虽然已经知道了段新标还在做这种事情。但是从她们的第二期到现在已经第七期了吗?再看内容,是一些实验的目的之类的东西。继第二期已经研究出她们之后,段新标就开始致力于延长器官移植后的人寿命的药物。宋晨桑那个时候还没有延长寿命的任何药物,那时在外面人的眼中,器官移植还不过是刚刚起步,人们还存在于只能活一两个月都要上新闻的阶段。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她们所在的地方,有一个疯狂的医生已经研究出了能让她的女儿活几十年方法。而这些方法的来源,是那个医生不断的利用活人做实验而得来的。白黎也看了一眼后有些愤愤地说:“我一定要他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当时的我们的同伴,以及后来的这么多期的孩子,不论是失败的死掉的还是成功以后活下来的,这对他们来说都是能够改变命运的重大的无法改变的伤害。”

这个简介写了大概有三页纸,剩下的就是一些专业的东西,一些关于药物的东西和一些器官移植方面的东西,宋晨桑在上面看到了一些自己以前见过的,不过大部分都是宋晨桑以前没见过的。看来段新标这几年也是研究出不少东西来的啊,宋晨桑看了半天也没怎么看懂。又随便的翻了翻这几张纸之后,从第四页开始是长长的一页名单,上面名字后面还写着年龄和一些孩子的从哪些地方“收集”到的。大概有五十多个孩子,宋晨桑暗自想着。

看这些地方,大多是一些贫困地区和小县城一类的。宋晨桑打开手机,开始注意查看这些地方的儿童福利院。果然,这些地方都查不到有过儿童福利院的痕迹。“会不会是因为这些地方太偏了所以网上没有呢?”宋晨桑问。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白黎回答道。

就在这时,沉重的大门突然被砸了一下。宋晨桑被吓了一跳。白黎握住她的手说:“我去开门。”白黎从凳子上站起来往过走,顺手还拿上了那个凳子。“谁啊?”白黎问道,门外没有出声。白黎缓缓把凳子举了起来,又高声问了一遍:“有谁在外面吗?”这是就听见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是我,你是白黎吗?”是孙娅。白黎放下凳子,刚刚还警惕的心瞬间松了一半,给孙娅开了门。

孙娅双手抱着肩,白黎一开门就已经大步流星走了进来,扫了一眼门口的那个凳子笑着说:“怎么了,这么警惕我啊。”白黎拿起凳子又放回原位坐下。孙娅也不客气,进厨房拿了双筷子就奔着手边的一个麻婆豆腐去了,一个人抱着个盘子边吃还边赞叹道:“白黎,你这做饭的手艺是一点没变差呀。还是这么好吃。”又斜眼瞟了一下桌上的那叠纸,看了一眼标题后马上提起了兴趣。放下了手里的饭走到了宋晨桑旁边,“这是……器官移植实验……这是段新标的东西吗?你们哪里来的这些东西?”孙娅问到。

于是宋晨桑又把事情的经过又一次讲给了孙娅听,孙娅听完之后用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说到:“这个林思锐费尽心思想要帮助我们,但是她又不能明着说,那她除了给我们这些纸以外肯定还会有别的什么东西。比如说她还给过你什么东西没有?”

宋晨桑回忆了一下林思锐这几天给她的东西,说道:“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给过我两把钥匙,一把新的一把旧的。后来第二次见面的时候给过我……就只有这个档案袋了。还有什么呢?”

“我知道了。”白黎突然一拍大腿,“她给你的档案里不是还夹着一张纸条吗?”

这时宋晨桑也醒悟了,惊讶的说:“她给我的那张纸条上写着的是她家的地址。”

“这就好说了,”孙娅说,“她给了你两把钥匙,一把新的一把旧的,还给了你她家的地址,这就证明可能有一把是她家的钥匙。”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