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块被他一点一点推进去

大柱的拳头化作一玄冰直接抡向炽零。

炽零没时间多想,魂力聚于拳中打在他的肚子上。

那人闷哼了一声倒在地上。

“不好。”艾舞大叫道。

回头一看其他的几个人像是换了个人,面容成了黑色机械地运动,呲牙咧嘴地半弓腰部朝几个人走来。

秋空落艾舞、炽零艾欧斯做出了备战的姿态。周围的其他人也看出要有大事急匆匆地走了。

此刻方圆几里只剩下了这几个人。

“直接杀了他们吧,看他们这样必定不是正常人,不会出事儿的。”艾欧斯道。

其他三个人几乎同时喝出好。

秋空落单掌击中地面,一大片水波荡漾在四周。数十条水柱冲天而起击向敌人。

红色的火焰覆盖在怪物上,将秋空落的攻击作用降低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而炽零则是将魂丹里的魂力极速地运往全身点一个打一个。

除了艾欧斯,其他两个女生都为之惊讶,在她们眼中炽零不过是个三级大魂师对付双源的值几个怪物竟如此轻松。

但她们有哪里知道炽零在经历了那次奇遇后力量突飞猛进到了超魂师级别

“不对呀,这些怪物怎么越打越多。”艾舞发现了其中存在的猫腻。

“是啊,他们的动作大都一致该不会是有控心人在操控他们吧。”秋空落道出。

要是真有的活,那我们就有点糟糕了,先逃吧。艾欧斯大声道出。

四个人转身跑去,又一群怪物挡住了他们的去道路。

这时一个红色的身影从空中落到地面上。

“你,就是你,给我过来。”那男人的声音特别的尖。

“你们是什么人?”艾欧斯大声道。

“卑贱的人你不配跟我说话!”红衣男子道,他摆了摆手所释放出来的魂力就轻易的把远处的艾欧斯撞到了一边的房屋上。

“臭娘们,你在干嘛!”艾舞怒色道。

“你说什么,我看你们就是找死!”红衣男子两目寒光大放。

一把紫色折扇出现在他手上,随后隐藏在扇子缝隙中那些无数的微小却锋利的棱形暗器在魂力的催动下震出到外面。

刹那间全都朝炽零几个人飞来。

速度之快,来不及躲掉只能使用御魂术来抵御,奇怪的是那些暗器竟直接略过了炽零。

不过几秒,秋空落艾舞的御魂术便被击破,一个又一个的细小的血洞出现在两人身上。

“快住手!”炽零体内的魂力开始无比剧烈的运动着在体内。

红衣男子一个闪现来到炽零身前银针刺进了他的体内。

红衣男子带上晕倒的炽零消失在空气中。

留下的是那些怪物,以及身体被穿刺了无数的血洞的艾舞秋空落和昏迷的艾欧斯。

如同活尸的怪物蜂蛹上前去打算去啃咬三人的身体。

大地突然剧烈的震动,紧接着锋利的石柱穿刺了怪物的身体。

一个蒙面的人来到三人面前,道:“看来还是来晚了。”

带上三人也消失不见。

……

……

最后一道防线已经破了。

艾特龙的胸前一道宽大的血缝,他的目光呆滞没有了一点生机。

这个地下洞穴无比宽敞,黑色的岩石上长满了发着各种色彩的植物。

高大的岩壁上是一尊面容严肃,神情端正的雕像,他的双手紧紧握着根权杖,而其中的顶端是发着红色光芒的金字塔形的东西。

它的名字叫做巫火种。

……

……

火源帝国帕尔奇蒂。

死神大沙漠。

这里毫无生机,除了沙子就是白光。

之中竟有一座城,

城中心伫立着有十八层的高塔,在最顶层中。

“死神,附有火元素的人已经抓回并且巫咒族的巫火种已经被摧毁。”红衣男子垂首道。

“很好,立刻把火元素提取出来。”死神道。

“是!”红衣男子道。

第十四层。

“啊——”炽零歇斯底里地大吼。他的对面是一个白发披散在以上的老人,他的双手与他的年龄完全不符白皙而修长有规律的转动。

“药老,还不行吗?”一个身材婀娜,浓妆艳抹的女人道。

“小姐,我……我无法将他体内的力量……像是有一种更为强大的在牵制我。”药老道。

“有用什么办法?”女人说。

“只有一个,要让他激发出使用火元素的能力。”药老道。

女人微微一笑。

很快在漫漫黄沙中,炽零被扔下了悬崖。

悬崖之下又是一个恐怖的地方。

……

……

水源帝国亚斯兰。

帝都。

九段寒心剑宗中。

“宗主,晚了一步……”离九道。

“你带回来的三个人怎么样了?”说话的正是九段寒心宗的宗主寒澈。

“其中一个行了,另外两个情况有点糟糕她们被艳情尊皇的魂器紫罗扇击中,我们只能保住她们的性命。”离九道。

寒澈手腕一翻一张信纸出现递到离九手中,道:“把这个交给诸葛懿。”

……

……

白光刺的睁不开眼,这里和上面买什么不同。

一声吼叫划过空气。

一滩湖水出现在炽零眼前,黑影从中跃起到空中。

最后落在岸边。

爆岩浆龙。

炽零被震出去了,手中蓝阵浮现无数的长短不齐的冰刺出现。

划过空气刺向爆岩浆龙的眼睛。

爆岩浆龙口中喷射出大量火焰,外部世界已经够热了现在又加上这般的火焰炽零感觉自己想要被溶裂开来。

蓝阵放大冰墙挡住了火焰,却撑不了多久。

逃肯定是没用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进入湖中再将湖冻住。

可是之后呢?

没时间多想了,炽零奋力把冰墙推向爆岩浆兽后跳入水中,所有的魂力外放整个湖水除了他自己所在的都被冻住。

炽零凭借对魂力的掌控把冰随意的挪去,来到岸边。

湖水骤然破裂,爆岩浆龙再次喷出火焰,炽零已消耗完了大部分的魂力。

刹那间火焰吞没了他。

灼烧感一直在蔓延,但他始终没死。

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正在觉醒。

炽零闭起眼来,仔细感受这种力量。

时间一分一秒度过。

有了!

仿佛有一整团火焰要从喉咙里喷涌出来。

左手出现了紫阵,花纹和蓝阵的不一样。

炽零几乎是下意识地举起两只手一个蓝色一个紫色。紫色的火焰和蓝色的水涌出缠绕在一起击穿了爆岩浆龙。

尸体上有闪光,炽零走近一看发现在哪里见过。

那是一个正方体的黑色岩块。

“这是……”

一个闪现躲过了从天而降的飞镖,那个女人,她道:“果然如药老所言啊。”

“你想抓我?”炽零道,露出神秘的微笑。

“嗯?你想干嘛?”

魂力注入到那个黑色岩块里,“再见!”

炽零消失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