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你该关注的难道不是你遇到麻烦了这句话么?破灵丹什么的都是小事吧!”这小奶猫不知道怎么的就发火了,出过来的语言都异常激动。

“少来,我的麻烦还少么,债多了不愁。现在能说说破灵丹的事情了吧?”

“破灵丹,在仙界这就是烂大街的东西,味道难闻不说吃起来更是让人恶心的要命。好一点破灵丹能够帮助那些伪仙提升实力,踏入半步地仙。当然副作用还是有一点的,就是想要提升几乎是不可能的了。这也是那些提升无望的伪仙们的选择。就像刚才那个嚣张的家伙,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半步巅峰,好可笑啊。”

云守尘稍微沉默了一会,无极大陆还真没听说依靠丹药提升的,所有人都是拼了命的修炼。

“那么,你想说的麻烦就是他身后的仙人吧?其实我已经猜到了一点。”云守尘在一开始就怀疑了,老皇帝是不是有了什么依仗。从这猫的话语中,他更确定了这一点。

“切,跟聪明人说话一点也没有成就感。怎么样,这下怕了吧?”小奶猫的语气里带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你要是求我的话,本喵心情好,或许会给你支支招。”

“没兴趣!”

要是这猫是人的话,脸色肯定精彩,可惜的云守尘不会看猫像。

爪子停止了继续洗脸,传来一句“算你厉害”后,小奶猫直接趴在云守尘的肩膀睡了起来。

“我好像没允许这家伙睡我肩膀上吧?真是的……”内心吐槽道,云守尘却没有要赶走它的节奏。

云守尘正在考虑怎么溜进学院的时候,云风城里,云汶跟云倵两兄弟也在讨论关于他的事情。

“大哥,现在怎么办,守尘被通缉了,这次皇帝真的是一点不给我们面子啊。”云倵有点生气的说道。

“小鹰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我最怕的事果然发生了。曾经我答应过他的母亲,让他平平安安的过普通人的生活。这么多年,我故意不重视他,就是想别人都忘记他的出身。可没想到最终还是这样,天意啊。”云汶弹了一口气,“我派去暗中保护他的人回来说,他的实力增长的有点恐怖,也不知道这事是好使坏。”

“管他呢,守尘的实力高不是好事么?这样他就不用被欺负了。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没见守睿啊。”

“琴心说,守睿有点事,晚些才会回来。那孩子精着呢,不用担心,倒是琴心最近有些古怪,好像心情一直不咋地。”云汶简单的说道。

这时,守卫的兵丁突然来报,有个姓周的商人找侯爷。

“姓周的小商人?大哥还认识这样的人物?”

“就是上次,守尘走的时候拿了人家上百金元的那个。不过,上次那孩子做事的风格还真不像以前的他。”云汶稍微解释了下,“守尘欠的,我帮他还上就行。”

“大哥啊,你总是习惯偷偷的帮守尘擦屁股,为什么就不愿意告诉他呢?”云倵对于云汶的方式实在不解,这可能也就是自己不愿意接手家主的原因吧。

“有些事情,你不懂,还是专心做你喜欢的事情吧。怎么样,还没有突破的迹象?”

“最近我好像摸索到了边缘,但是总感觉好像有一层网笼罩在大地上,故意阻碍原力的突破一样。”

话说,周淼淼没想到,镇南候还真的借鉴了自己,并愿意收留自己。自然,他也吧自己的遭遇跟镇南候讲了一下,听到这些的云汶沉默了好久,不知道在想什么。

皇宫里,皇甫缇正站在一个仙风道骨,白发苍苍的老人的身边。看神情,反倒像是这老人像是皇帝一样,而他是忠实的奴仆。

“老祖,关于皇家学院,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既然,您已经确定了,那个您要找的人就在古堡里,为什么只是让人围起来呢?”

“不着急,我只不过是想将那个人的党羽一网打尽而已,这几天密切关注各世家的动静,知道了么?”

皇甫缇口中的上仙淡淡的说道,同时又从一个衣袖袋子里,拿出一盒丹药。

“这是二十四颗破灵丹,可以再给你创造出二十四个巅峰超凡者。不过,破灵丹的危害,你也应该知道了,就是使用后修为无法再进步。我也没想到后辈里,还会有比较优秀的,霸龙拳我已经把一些错误的地方修改了,以后按照这个来,或许皇甫家还能再出个仙人。”

恭恭敬敬的接过破灵丹,这东西的功效,皇甫缇是见过的。那个带这个仙人来见自己的钱侍卫,嗯,现在是钱统领了,就是最好的明证。这样一来,皇甫缇有些相信这个仙人是自己的祖先了。

“有了老祖的帮助,再加上这些破灵丹,我就不相信,那些世家敢不把权利交出来。没想到,我多年的夙愿,真的要实现了。”暗暗的想着,皇甫缇的嘴角露出了耐人寻味的微笑。

皇室跟皇家学院闹掰了的消息,很快的传向了四面八方,各地的土霸王城主们的反应各不相同。

有比较关心的,有隔岸观火的,还有幸灾乐祸的。这一切,自然跟云守尘没有多大联系,此时他已经摸透了巡逻队的规律以及禁卫军换岗的时间。

天黑时分,正在换岗的禁卫军只觉得一阵风吹过,再转过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轻轻落地的云守尘刚踏进学院,就朝着古堡的方向奔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