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情迷之老旺

啪。

蓝色的光芒在一瞬间暴涨,然后在下一瞬间剧烈收缩,彻底消失不见了。卷轴上的符号恢复了墨水的暗红色,那几粒晶体静静地躺在小法阵里,一动不动。又是一阵山风抚过,瓦伦木繁茂的枝叶依然哗哗轻响,刚才的一切好像从未发生过。

“妈的!”

肖让狠狠地一拳砸在石头上,马上又疼得呲牙咧嘴地缩回手,放在嘴边又是吹又是抖。

如果这时捏起那透明的晶体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里面光芒已经完全消失,彻底变成了无用的砂砾。

肖让就这样两眼发直地盯着失去光彩的卷轴,口中的吹气声也变成了一下接一下的失望叹息,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了,第一百三十七次?抑或是一百三十八?他试过了各种魔法卷轴,危险的不死生物召唤,人畜无害的魔法把戏,复杂的马友夫流星,简单到无脑的光亮术,只要是曾经接触过的法术,他都统统试了个遍。然而不管他如何调整,如何小心翼翼,永远会在最后这关键一步上彻底失败。他不由得觉得,如果失败是成功之母的话,搞不好成功他爹会是只万年单身狗。

肖让就这么静静地发着呆,脑子里空白一片,连时间的流逝都被他忽略了。直到一点红色的光投在脸上,他才猛地一怔,抬头看向东方的天边。一抹鲜红的光芒破开晨雾,原本灰色的天空已经变成了湖水般的湛蓝色。

“完蛋!回去又要被修理了!”

肖让匆忙拿起卷轴,吹掉上面的晶体,卷起来重新用粗布包好,仔细地塞回口袋。他弯下腰去想背起柴火,从眼角的余光里,看到小路对面的树林中好像有一个高大的影子。

是村里的老铁匠格林?不对,今天是火之日,铁匠铺里昨天才刚刚积了柴火。是伐木场的工人?也不对,这个时间他们才刚刚起床,况且他们也不会在这个日子离开林场来这里。野兽?更不可能,王城中的德鲁伊们已经在这附近设置了标记,野兽根本没办法踏进这块区域。

魔物!

这个念头在肖让的脑海里闪过,顿时让他感觉头皮发麻。在众神行走的年代里,德拉贡山脉曾经作为抵御恶魔入侵的天然屏障和主要战场,虽然距今已有一千多年,仍有残余魔物出没的消息在安萨隆大陆上不断出现,那些怪物似乎从来就没有从这片大陆上彻底消失过。肖让曾经见过几只地精的尸体,听过杀死它们的佣兵讲述情景是如何凶险。他估计过,以自己的力量,可能连一只普通地精都打不赢,更何况眼前这个影子看成起来就像一只更强壮的熊地精。从这里下到山谷中的村子还有一段距离,跑是肯定跑不掉了。他迅速转到石头后面,伏低身子,右手滑到腰间,慢慢抽出锋利的柴斧,紧紧地攥在手里,警惕地看着林中那越来越近的身影。

“呸呸呸!该死的蜘蛛!走开走开!还有你们这些讨厌的虫子!离我远点!”

肖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又猛然沉了下去,掉到了裤裆里。他看清了从树林里钻出来的“熊地精”,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白色的长胡须上挂着枯叶和蜘蛛网,他戴着一顶帽沿很宽的圆形尖顶帽,身上穿着可能曾经是白色的长袍和披风,右手握着一根老旧的橡木拐杖,不停地挥舞着,打得身边树叶乱飞,嘴里还在不停地碎碎念叨:

“恶棍!吸血鬼!小恶魔!滚回你们的地狱主子身边去!别以为老人家好欺负,试试这个,龙!息!术!

老头把棍子拄在地上,抬起头猛地吸了一大口气,肖让清楚地看到有一片飞舞的树叶刚好飘到他的嘴边消失了。

“嗝!”

老头弯下腰开始剧烈地咳嗽,双手不停地在脖子和胸口上又是搓又是捶。肖让看得牙根发酸心里发紧,心想你这哪是什么龙息术分明是窒息术好么,还是对着自己放的。不过,虽说是个陌生人,但毕竟也是老人家,眼睁睁看着他呛死在自己面前也说不过去。于是他赶紧把斧子插回腰间,跑过去扶着老头,给他不停地敲打后背。

然后,就听见老头的嗓子里“咕噜”的一声,肖让非常肯定,那绝对是往下咽东西的声音。

老头停止了咳嗽,扶着手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左手冲着肖让摆了摆,又上下点了点,那意思大概是说“行了我死不了了”,“谢谢你先等我喘上气儿来”。

肖让退后两步站到了一边,从头到脚打量着这个老头。他已经能确定这是一名法师,因为整个安萨隆大陆上除了宫廷小丑,也就只有法师会戴这种有着巨大宽沿的尖帽。而且他的手杖也并不是简单的橡木棍,手杖下半部分笔直光滑,明显是仔细打磨过的,顶端的部分则弯曲虬结,如同古老橡树上长出的巨大树瘤。虽然第一眼看上去十分老旧,却掩盖不了岁月打磨出的深沉光泽。

肖让的心又慢慢提了起来,他的手又摸向背后的腰间。他知道这可能并没什么用处,特别是对法师之环的执法者来说,自己手中的斧子和一个稻草塞出来的枕头没什么区别。那些执法者都是能力强大的法师,有的来自战场,有的是法师学院里的精英派,甚至凭借一位法师之环的成员都可以随时转化身份客串一把。在王城范围内,任何未经允许的施法行为或法术仪式,都会招致执法者的注意,他们会在次元壁上打开一条通道,直接出现在嫌疑人面前。如果对方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只能等着在禁魔监狱里度过漫长的数月或者是余生了。

终于,老者停止了喘息,转头望向肖让,两人目光相遇,老者忽然挺直了身子,右手稳稳地扶着法杖,刚才的狼狈模样一扫而光。沉默了一会,他突然开口,严肃地说:

“刚才是个失误,要不我再放个女妖之嚎给你看看?”(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