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博人全彩漫画

“唔……虽然不是很认识你,也不是很想知道,你到底什么人……但是,你似乎是认识我的,怎么,要和我来上两个回合才能够告诉我那个东西的位置么?”缓缓用短剑划开了手指,用流出来的鲜血涂满了锋刃,然后,轻轻在对方面前晃了两下。

对方看了看,扭了扭头。

“大人,时代变了。”对面的男子看了一眼蓝渊,摇了摇头。

言下之意——这时候,已经不是你蓝渊伯爵在这里搞风搞雨的时候了。

“哦,真的是么?是啊,连那监狱都不归我管……哈哈,被关到自己建立的监狱里面,还真是悲哀呢。不过,你是真的觉得,我哪里没有办法了么?还是说,你现在认为,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只会一点点催眠呢?”

微微抬起头,蓝渊轻轻哼着一首诡异的童谣,在这一望无际的墓地中——

疯狂,死寂,所有的一切,混杂在了一起,成为了一种不可形容的感觉。

地上渗出了许多乳白色的液体,缓缓的流淌开来,四处的墓碑上面笼罩了一层黑色的雾气。

对面的男子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看着蓝渊,嘶吼着,喉咙里面,发出来了令人不寒而栗的,如同失心疯一般的声音。

“你还记得么?当初啊,为了惩治我的错误——仅仅是失手,没有杀死一个女人!你,切掉了我的鼻子?”说着,对面的男子将手放在鼻子上面,轻轻扭曲一下,仿佛一个道具一般,鼻子被拿下来,剩下两个空空的鼻孔(参考伏地魔。)

乳白色液体还是在不断的流出,蓝渊轻轻抬起手掌,乳白色液体违反了地心引力,向上伸展,最终,形成了一根乳白色的长笛。

“怎么?看到这个……被我封闭的记忆,应该也快要解开了?”

蓝渊将乳白色的长笛拿到嘴边,轻轻做好口型,清澈的声音瞬间响起。

轻轻抚摸着手中的长笛,蓝渊口中轻轻叹道“好久了啊,好久没有用过你了。”

那一瞬间,对面的男人,脑中有什么东西如同洪水前方的堤坝瞬间碎裂开来,只不过剩下一点点一滴地如同溪流一般的记忆。

但是记忆里面的内容,却可怕到有些不真实。

一个男人,眉目和现在的蓝渊不太一样——

手中的长笛,却是如出一辙。

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是无数骑着奇怪虫子,双眼的颜色,以及头发的颜色都和帝国里面的人不太一样的人们,组成的一支军队。

通常,他们都被称为蛮族,是一个只知道骑马和掠夺,不学无术的种族。

“这是……”心神沉入,对于一个术士以及魔术师的双料混合来说,简单的不能够在简单了。

一支诡异的曲子被眼前这个男人吹出——疯狂,混沌,让得男人听到了这个声音,仿佛置身在一处无比辽阔的地带,巨大的宫殿立于面前,而前方来到的许多军队,都好像是……

好像是魔怔了一半,有的人的身上,甚至在长出肉块,鳞片,触手等物体。

整个人,就好像是变成了一滩烂泥一般,落在了地上,永远都起不来了。

这个男人,就只不过是站在平原上,蓝色的双眼平静地望着前方,而他的记忆中。

出现了他自己。

“怎么?惊讶到了么?灰玫瑰?”走上前去,用乳白色的长笛轻轻拍了拍灰玫瑰的肩膀,然后走到了一旁,寻到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墓碑,轻轻坐下。

“即便是知道了真相, 你还是没有放弃反抗我的机会么?勇气可嘉,但是你要知道,面对我,尤其是一个刚刚拥有了新的身躯的我,你是没有任何任何胜算的。但即便是这样,你也要面对我啊……”

微微抬起头,蓝渊轻轻鼓掌,看着眼前已经死死地咬着牙齿的灰玫瑰,轻笑一声,接着说道“你真的以为,你生出背叛的心思之时,我没有任何察觉么?你为了不让我发现时时刻刻将这种心思藏在心底,几乎压抑地要淡忘掉,还是我一直帮你维持着,你不知道吧?”

这时候,灰玫瑰已经满头冷汗,一旁的普德还有莫文迪,以及哈丁三人已经云里雾里——

但是,这时候,不约而同地,三人同时生出了一个想法。

这个男人……好可怕。

“看来,你已经能够吃定我了是么?”

“是的,从我得知,原来你当初,是喜欢上了那个女孩子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把你认定为了需要提防的一个人呢,所以啊,我已经为你谱好了曲子,你听听?其实啊,我觉得我还是有些高看你。你会什么?咒文,幻境——你的咒文,甚至时时刻刻在我的监控之下,直到刚才我才接受到了从某个地方传来的消息,但是你显然从来都没有察觉到,你也知道的……任何幻境,在我的双眼和血脉之中,都形同虚设啊。”

灰玫瑰咬着牙, 挥了挥手,一座白骨祭坛,从一旁的坟地之中升起。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把这个地方,会将我的秘密,放在这里?我知道,我现在说话已经顺序不清了,但是这个没关系,这是报应啊……”

身体缓缓腐烂,就好像是在几秒钟内,经历了成百上千年,而皮肉消失以后,剩下的,只不过是一具晶莹剔透的骨架,上面,还铭刻了奇形怪状的字母。

“唔……几乎是你所掌握的所有的攻击性咒文,……尤格索托斯之拳?……不过,有点小儿科了,嗯,邪眼,哈哈,终于有点意思了。”

蓝渊声音有些兴奋,但是话语之间还是透露着一股轻佻而运筹帷幄的气息。

“……”上方覆盖着些许寒霜的枯骨开始了吟唱,然后……

“duang!”蓝渊轻轻地踹了一脚,然后上前用戏谑敲下了枯骨的下颚。

白骨的祭坛开始了剧烈震动。

“你料想我不敢和那个神灵如何如何,你又怎么会知道,你捕捉到的第一个神灵气息……”(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